虐孕小说产蛇卵最痛苦_【代孕之都】_9266785

2021-07-24 20:54:28 来源:合肥晚报

作为一名家事庭法官,我见过太多的当事人婚姻都存在家暴嫌疑,但因此而选择报警、离婚的却并不多。那些被家暴而不敢离婚的理由,听上去振振有词,暗藏着懦弱可欺。

我曾见过一组揪心的照片。照片中的半张脸已经肿成充气的皮球:眼球凹陷充血,颧骨黑紫瘀青,齿唇血肉模糊,面部多处皲裂。

我不知道是怎样的一双拳头将好端端的脸蹂躏成这样,类似的照片,我在其他案子里也见到过,但照片上的女子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,都令我记忆犹新。她在法庭门口等了我一下午,看到我出来,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,说:“法官如果你不判离,我就死在法庭里。”

大部分留守儿童由于得不到有效的监护和全面保护,因此成为了一部分罪犯性侵害的“目标”——无论是上文提到的12岁智障女孩小文,亦或是宁夏秀水梁村的12名被性侵的女童,她们都有着相似的共性:

“一哭二闹三上吊”的当事人,我们并不少见,只是有些是虚张声势,有些则是试图抓住救命稻草时本能的全线崩溃,这个女子属于后者。

她说这样的照片她还有一沓,她说实在忍受不了男人两年的家暴,她说这次孤注一掷要离婚,“反正不死在法庭,我也会死在家里”。

我很想看看是怎样的一个男人,能下如此狠手。开庭时,男方没有到庭,这个并不稀奇。但让我意外的是,女子也没有出现。我按照送达地址确认书上的电话号码拨过去,听筒那头,她连声道歉:“孩子要中考了,还是家丑不外扬吧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我还想追问一句是否考虑清楚了,对方已经挂断电话。

我脑海中回响的是她在法庭门口那些声泪俱下的豪言壮语,与电话里的唯唯诺诺判若两人。我不知道,为了这句“家丑不外扬”,她去了多少次医院。我只知道,这个号码,我再也没有打通过。

在家事案子中,离婚的理由千千万万,但不离婚的理由却惊人相似:面子是其中一条。许多受害妇女认为挨打是一件很丢脸的事,而因为挨打离婚是一件很有损名声的行为。

为了面子,他们选择隐忍;为了孩子,他们选择牺牲;为了对方的事业,他们选择原谅;为了家族的声誉,他们选择缄默。于是,“家丑不外扬”成了息事宁人的遮羞布,“小不忍则乱大谋”成了逆来顺受的挡箭牌。

受害者一退再退,施暴者得寸进尺,忍一时风平浪静变成腥风血雨的前奏,退一步海阔天空埋下堕入深渊的伏笔。还记得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中那个一次次被殴打、一次次选择原谅的梅湘南吗她最后终于醒过来了:“是我自己,在保护你殴打我。”

事实是,家暴不是床头打架床尾和,虐待也不是吵架拌嘴的家务事,它们是真真实实的撒旦、梦魇和犯罪。清醒一点吧:在魔鬼面前,你的“忍让”不是善良是懦弱,你的“牺牲”不是成全是纵容,你的那句“家丑不外扬”,成了你“家丑”的原生力。